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766|回复: 0

谷歌新Nexus平板曝光击杀iPadAirmini2

[复制链接]

187

主题

187

帖子

59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98
发表于 2021-1-28 18: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岁月有痕之一












<共计2369字>

  

  岁月有痕之一(短诗一组)

  

  

  岁月有痕之一

  ——默然

  

  

   

    

  感觉母亲

    

  一只啼血的精卫

  用痴情的白喙啄破日子

  啄破夫妻间恩爱的氛围

  悄然间 我们破彀而出了

    

  坎坷生涯中

  你袭一领黑布衫

  一身黑色羽毛

  绕木屋 绕常绿的园子

  为淘气的我们觅生活

  觅童趣的枝枝蔓蔓

北京专业皮肤病医院
    

  母爱阳光

  在日渐增生的岁月

  为稚子 营造了

  浓浓郁郁的温馨

    

  风雨盘亘中

  你的白喙退色

  黑布衫退色了

  退化成斑驳的纹络

  然而 从你飞行的姿势中

  我们懂得 你雌性的

  柔情 依然如故意

    

  想起“锄禾”

    

  晚餐时捧起碗

  便端起了锄禾的诗句

  端起了一个季节

  景瓷中岂只盛满饭香

  分明是农夫的汗

  在炎阳下 在泥水中

  躬耕不息的造型

    

  眼里 有燕翼掠过犁沟

  连着一串串希冀

  当泥黑色的胸腔 

  贴向泥黑色的泥土

  这晚餐的滋味就有了质变量变

    

  我不由得想起父亲

  踏着月色归来后

  手捧大麻碗的情景

  喉节间咀嚼吞咽的音响

  是民以食为天的最好诠释

    

  雨季的困惑

    

  黎明 携着黑色旅行包

  从暗夜中走出

  却被这雨季包裹了

  无数小花伞

  支起无数对晴阳的渴望

  支起市民们敏感的忧虑

  潮汛涨了 似上涨的物价

  春天 在燕的呢喃中消瘦

  消瘦得如同落缨一般

    

  城市和山乡的头卢

  在交通车的摇晃中昏昏欲睡

  它不属于迪斯科

  不再属于舞蹈时

  剧烈颤动的乳峰

  爱展示曲线美的女郎

  早已裹上了厚厚的衣衫

    

  我们这小街 在雨季

  有过坑坑洼洼的昨天

  今日 仍然是坑坑洼洼

  本该萌发的滋润

  被迷蒙打湿 浸泡

  不能不让人沉思 遗憾

    

  意象

    

  时间在枝叶间划过

  有片云却停滞不前

    

  一个乞丐哆嗦着

  读橱窗里美食的油香

    

  靠窗坐着我 桌子

  鱼缸里几条

  轻轻颤动的生命

    

  胸针 别在青春的亮点

    

  花筒般色彩的橱窗

  你选了一枚胸针

  一束晶莹的星

  一束微笑着暖色的亮点

    

  你把它别在胸前

  别在隆起的线条上

  让夕辉和霞光

  在青春的个性间一耀一闪

    

  也许 因丢失得太多

  当盲从者用铜锈的十字架

  支起浊色的盲公镜

  你则选择了它

  如选择爱一般庄重

  向世俗另类

  挑起了一个暗示

    

  于是 你心灵的密码

  被阳光注释了

  木琴般清脆的足音叩响

  在躁动的大街小巷

  你向生活 向那个角落

  显示旗语似的

  显示色彩的留言

    

  避

    

  受不住廉价的笑

  我象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偷偷走出了那间木屋

  那被竹篱笆和门窗

  圈着的小小温柔

  夜 雨倾泄着

  泥泞的路 也许会跌断

  我的翅膀 我渴望

  有一把伞支起胆怯

  可我还是走了 没有回头

    

  觅

    

  被夜梦搅碎的

  桔红的黎明逢合了

  有意间丢失了一团色彩

  无意间拾取了一枚太阳

  我把太阳淘气地送给妈妈

  妈笑了 告诉我一个秘密

  要我去寻找

  为此 我穿越了时空

  将扭曲变形的弃之身后

  妈妈告诉的秘密呢

  我去搂抱 却够不着

    

  夜 山乡

    

  风 泊在柳林

  流萤放飞光的翅膀

    

  蛙声偎着夜雾

  依偎着瓦屋中飘散的梦液

    

  一轮满月跌入水田

  轻轻 点亮了一行行绿的遐想

    

  耘 在黎明的泥水中

    

  一曲甜嫩的歌

  洒进湿淋淋的水田

    

  木棍和小花伞

  组合成扇动的翅膀

  扇动绿色涟漪中

  轻轻荡漾的黎明

    

  黎明 细雨悄悄下着

  打湿了孩子般挑逗的嫩叶

  打湿了小花伞

  花伞下半掩的春衫和笑脸

    

  泥水中 高高的裤管挽起

  一双男子汉般有力的脚

  在不停地耘动

  象松动沉淀了经年的喜悦

  她把禾篼下的杂草

  踩进泥水中了

  让一行行拔高的长势

  连同拔节的生活

  延伸在乡土温柔的怀抱中

    

  从此 乡土中有了一支歌

  唱歌的是那朵漂亮的金芙蓉

    

  诗另类

    

  从文字方格的

  遐想中浮出

  点一支烟悠悠吸着

  想李老头 杜老头

  当年做诗后没我惬意

  他们没有计算机

  没有过滤嘴

  因而 他们呤出了

  狂人的脾气

  呤出了茅屋中的愤懑

  我们却呤出了意象

  呤出了现代派

    

  老保管

    

  人说保管这职业

  其实是难捱的看守生涯

  然而 你不这么认为

  每天 八小时 周而复始的

  入库 发料 上架

  摆正货物仓储 如

  摆正人生的座标般严谨

    

  班友称你是一尾工蜂

  轻颤着心智的羽翼

  奔忙于货架帐本之间

  嗅着数字器件的油香

  和金属材料默契

    

  岁岁年年 你同库房溶为一体

  致使人变成了一座殷实的仓廪

  蓄着气窗间流来的信息

  演化成对本职的痴情

    

  当你那丝丝黑发

  为开启复合的帐页风拂成银丝

  这辈子你镶嵌在标签上了

  有意无意间昭示他人

    

  收获产品的日子

    

  机声还在鸣响

  轰鸣成一群男人女人

  激动后的肃穆

  此刻 没有谁舞之蹈之

  没有鲜花 羞言名人剪彩

  意识如装桶待运的产品

  呈现出纯度极度高的结晶状

    

  其实 收获产品

  是该好好庆贺一番

  既然那么多心萌生渴望

  既然转产后有了第一次收割

  集体陶醉一下很平常很一般

    

  然而 开发新品的坎坷

  还盘亘在流水线运行的记忆中

  为一道工序的更改

  他们工装的密纹里

  含盐量很浓很浓

  浓缩成速度 效率

  去参与市场的竟争

    

  作于八零年前后

    

  后记:岁月有痕的诗作大都写于八十年代。

  其中有一些在报刊上发表。那时,我还算是个

  小青年吧,不难看出,有些东西还十分粗糙,

  这次投稿只作了个字修改。其余基本保持原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澳门六下138彩开奖结果 澳门六下澳彩资料 澳门六下彩开奖时间

GMT+8, 2021-3-4 05:26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