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juemi 发表于 2021-1-14 18:44:40

允许我再邪恶一些

烟花陪伴下的十八岁的苍老


烟花陪伴下的十八岁的苍老

——荑芟





烟花陪知名研究白癜风专家伴下的十八岁的苍老

  

  

(一)

  

这是一个物质泛滥的时代。它,或者不会让人寂寞,或者会让人更加寂寞。

几乎每晚都会听到烟花声。这是一种昂贵的声音。然后会急切地跑到窗口,安静,欣喜地看着它的绽放。长时间的伫立,有时回不过神来,不腻烦,不厌倦。物质充斥的声音里有一种安全感。

我十八岁的生日。那天,没有亲人的陪伴,没有好友的祝福;没有笑容,没有过多的言语,寂寞的有些无助。

那晚,就只有烟花。

一闪而过,给人恍惚的感觉。它没有把星空涂染,把黑夜吵醒,甚至空气里也还没有浸染它的味道。烟花,让我觉得苍老。

是的,十八岁就开始了苍老。

一个永恒的预言,十八岁时就开始被证明;

一阵令人轻易忽视的感受,十八岁就开始堆积;

直到一切都结束。TOTHEEND!

在这之前,我们有幻真幻假的童年,有残留着彩虹的梦,有支离破碎的回忆,就天真的误认为自己活的很年轻,很灿烂,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以为每天都会有一个新太阳在迎接我们。

其实,那时已埋下了苍老的种子。

  

(二)

  

烟花盛放时的巨大轰响,是为燃烧的沉重叹息,还是四溢时的欢喜叫声?

我无从知道。我不是烟花。

燃烧,既是毁灭,又为存在。我不敢说烟花的价值就在于燃烧?的确,它的美只有通过燃烧才能得到展现,才有碰触到夜空时的傲然。但是它不燃烧,身体就可以保全,不致粉身碎骨。

古老的两难抉择,一份残忍的美,却叫烟花独自承受了。它用一霎那的坚韧与美丽,掩盖了背后所有的苍凉。

太苍促了,太无奈了。

我会选择什么?

自己一向是个酷爱极端方式的人,从不会勉强自己,把自我渲泄的淋漓尽致。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不确定。

成长,必须要我向现实靠近。生命中的燃烧,不是不想要,不敢要,而是要不起。

十八岁了,开始了思考,开始了追逐。突然发现,童年早已褪色,理想只不过是梦,是拖着尾巴的影子,永远也不可能追到。留给我的,唯有现实。

万念俱灰,开始苍老。

(三)

有时从烟花华丽绚烂中读出英雄式的悲哀。又一遍一遍地看着它的燃烧。

终于,我作为弱者,躲在现实的角落里不敢出来。收敛起内心的焰火,安置在一个隐匿的地方,让它渐渐熄灭,死去。那里最无奈也最安全。

这样,我还可以苍老的活着。

要是一旦又站在现实与梦想的十字路口,就会迷失方向,不知归路。既然已经心力交瘁,没有多余的意志分给现实以外,何必执着?

黯淡的眼神,倦怠的面容,沉默的双唇,是我所有的表情。

我是一个苍老了的十八岁的女子。

(四)

远处的夜晚,是需要一些色彩和音乐的,烟花是它的最好的点缀。

或许有一天,我也会为了最大的美丽而热情燃烧的。激烈短暂,如同烟花。

而今天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仍需要烟花的陪伴和安慰。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允许我再邪恶一些